Your browser does not support JavaScript!
通識中心 
通識中心
教師「人文教育讀書會」第二次社群聚會

 

辦學校:慈濟學校財團法人慈濟技術學院

舉辦時間:103410() 12:00-13:30

舉辦地點:通識中心會議室

活動名稱:教師「人文教育讀書會」第二次社群聚會

聯 絡 人:黃彩蓮

聯絡電話:03-8572158*2135

活動紀要: 

此次導讀於103410日在通識中心會議室舉辦,由總務處李娟娟擔任導讀人,導讀書籍為「給自己最好的禮物」--部分與全體(作者:李偉文醫師,時報出版社),導讀人首先徵求每老位師各朗讀一小段文章(請看附註),在讀書會成員們朗讀後進行分享。首位分享人是李娟娟談到,李偉文醫師是一位牙醫師,是一位作家,也是一位環保志工,並在20幾年前成立荒野保護協會,其書中內容都是收集一些名人的短言、短句、曾說過的話,有些話是不需要很多的文字贅述,有時真的會打動人心,此本書收集了60句話,因此節錄了其中一句話--部分與全體。發現到作者用很多的角度來詮釋整體與部分的概念與想法,最喜歡裡面有一句話是---有人這麼說過:「若看局部,我們會築牆,若看整體,我們會築橋。」築牆或築橋來自於我們的視野,也來自於我們一念之間。覺得作者本身具有很大的包容性,就像專家見樹不見林,就像通才對事物都有不同的看法與做法,不會只侷限於自己的專業立場來看,因此通才就像是整體,專家就像局部一樣,此兩者都需要諧和的去運作,也須相互完整的去配合,如此才能面對任何事情的時候比較不會有那麼狹隘,或像是脫了韁的野馬天馬行空的去處理事情。

接著由翁仁楨老師提出,整體與部分由另一個角度來看,其意思是說整體是由部分的東西所構成,部分的東西之間會有交互作用,所以文章內容說到---亞里斯多德就說過:「整體多過部分的總和,整體不等於部分的總和。」。就如日常生活中的東西一樣,你拿1 c.c.的酒精加1 c.c.的水不會等於2 c.c.,因為酒精與水是不一樣的,所以我們考慮整體裡面的成分,它們之間相互作用,因此在我們的行為處事也一樣,我們看一件事情不只是看外表,也要看細部,也就如此篇文章最後說的--真正傾聽不只是聽到別人表面上所說的,還要聽到他沒說出的情緒,比如恐懼、欲望或憂慮,同時也必須站在他的立場、他的角度,設身處去傾聽。尤其對一些比較含蓄的學生,比較不會將他想要的事情直接告訴你,因此老師們必需與學生交談之後才能真正了解其內心真正想要的東西是甚麼,而這種概念在幫班導師在教學上有很大的幫助。

楊天賜老師提到文章內容---諾貝爾化學獎得主麥克林也很感慨,為什麼「看法」和「信心」這樣抽象,在腦中難以定位的東西,卻能驅動分泌像可體松這樣實際的東西,進而發生變化。因此請教2位生理學老師,可體松是甚麼?此時翁老師很熱心說明,可體松其實就是一種壓力荷爾蒙,其由腎上腺皮質所分泌的荷爾蒙。接著,黃彩蓮老師補充:腎臟有皮質與髓質,其中皮質會分泌腎上腺素,腎上腺素有4種—礦物皮質酮、醣皮質酮、性腺皮質酮、腎上腺素皮質酮。其中醣皮質酮為與正常代謝,抵抗壓力有關的激素,可影響葡萄糖的新陳代謝。其若分泌不足,會引起艾迪生氏症,症狀為精神遲滯、體重減輕、低血糖、古銅色皮膚、肌肉無力、低血壓、脫水、鈣離子降低。若分泌過多,會引起庫欣氏症候群,症狀為脂肪重新分佈,造成四肢肌肉萎縮、梭形腿、月亮臉、水牛肩、腹部下垂、紫色溝紋。

楊天賜老師又補充說,像這種心理情緒也與分子生物也慢慢的有相互作用,因此知道有些人比較容易生氣,是因為其身體內容易分泌哪些物質。但其分泌可否被人體控制呢?隨後,王錠堯老師也補充說明,其實主要是壓力的問題。運動、工作都是一種壓力,此壓力就會刺激可體松分泌,其是一種醣質之新生,就是使體內的血糖再提高,因此其是一種體內血糖不足時產生的荷爾蒙。所以,在運動的時候會消耗血糖,因此會從肌肉或其他的地方再重新醣的新生,而使體中的血糖補充到安定值。若在工作時,比如受到壓力的刺激,此時產生之血醣較無法消耗掉,因此此些血糖會存在循環系統中比較久,而容易破壞其血管壁;因此,就像有些熬夜較久或工作較長的人,容易產生壓力,都會產生可體松,因此比較會有血管方面的疾病。所以,可體松會造成血糖升高,而調控人體。

接著,醫管系賴美祁老師提出人體要如何測出可體松的量?王錠堯老師說,一般早晨空腹時測可體松是較準確的,但其每天都有一些時候會到高峰,其是一波動狀態,而不是穩定的。賴美祁老師又請教王錠堯老師,其是否有測過可體松與運動前後之變化的實驗?王錠堯老師答覆:沒有。但每個人運動前後,所受之壓力刺激也不同,因個體差異而有所不同,可體松之幅度不同。賴美祁老師又提到,是否當同學壓力大時,就請同學多去運動就會比較好一點?例如:跳鋼管舞?(此時大家哄堂大笑)。王錠堯老師再答之:對,但不可太激烈,否則強度會一下子太強,而身體無法負荷,因此最好是我們可承受之運動,而且過程可拉的比較長的會比較好。因運動本身就有舒壓之問題,可控制此機制。

鄭淑玲老師則由人文之觀點來分享。在看待任何事情時,其實會因立場之不同、會因為角度之不同,所以對於事情會有不同的解讀。以現在社會狀態來講,我們所缺少的就是那種包容心,當我們能夠體會到角度之不同、立場之不同,我們看待事情會有不同的解讀方式,我們就能夠去傾聽別人之聲音。當我們願意停下來傾聽別人之聲音的時候,我們才有對談之機會,有了對談之後,我們才能對彼此有一點點的了解,有了了解之後才能消彌一些的歧見。現在最熱門的就是今天要退場的反服貿之事情,這十幾天演變下來,我們大家都看得很清楚,不同的立場的人,講他屬於他自己的民主,講他屬於他自己的法治,但都忽略的對方。你的民主與我的民主是不一樣的,你的法治與我的法治是不同的,因此造成當下我們很多撕裂的狀態,包含我們與學生之間的互動關係也是如此,同學之間的相處也是如此。因此我覺得無論你是從局部來看,從整體來看,我們多一分的包容力,其實很多事情會有不同的看法與解讀。因此,胡適也曾經講過說—容忍比自由更重要。我相信他的立足點是在此處。我們不管是從整個的大環境來看,包含我們的小環境、家庭,我們都缺乏如此的容忍性,因此我覺得這是人與人之間很重要的因素,也是造成我們現今社會如此擾嚷不安,所以我覺得多一份的傾聽、多一分的包容,也可理解你與我的立場是不同的,你可以表達你的聲音,我也可以尊重你表達聲音的立場,這樣才能使之間教和諧的、圓融的去對待,對生命的體悟也會有不同的解讀,對生活的美感也會有不一樣的看法。此篇作者李醫師與小朋友在接觸時,是一個非常慈悲的人,也是一個非常有智慧的人,此些讓作者也建構了他周邊的一些朋友相處是和諧的,包含進而去對待整個的大自然,也要去取得一個和諧的關係。因此我們每個人如果能夠去建立這樣的關係,那離世界和平真的是不遠了。但是很不幸的是人性的部分,人的劣根性一直無法去打破。因此作者在寫這篇文章的時候,應該有很多的感觸吧!

楊天賜老師再次發表說,我們最近看了學運,看了電視,也都想多了解一下什麼是服貿。其實這次學運不管對我們哪個年紀同仁而言,其實是可以給我們很大的思考空間。因為,我也有接觸學生,包括東華的學生,我也問他們的想法。其實你會發現從野百合學運到現在經過將近20年,在這麼自由的情形下,這一代的學生竟然會說獨裁,但我們卻找不到獨裁者。例如馬總統他有獨裁嗎?沒有。但為何會將一個國家元首說成他是獨裁?因此,我覺得要去傾聽學生。因為,這個年紀的學生,他們真的很怕將來會找不到工作。當然,這是台灣薪資20年來都沒有漲,這是連國外都有報導的,所以你才會發現學生他們真的會很恐慌,但恐慌的過程中竟然有人帶頭,就會引起這個世代的學生的想法與我們那個時代的學生之想法,會愈拉愈遠。因此這邊所講到的局部與整體、築牆與築橋,可藉由此次學運都可發表我們的看法。以一個工作穩定的角度來講,當然社會安定是最重要的,但學生們很直覺的就會說,若我們簽了服貿之後,中國大陸人民全部都可以跑來台灣了,那我將來的工作權將來可能全被中國大陸人民給拿走了,而台灣就被大陸淹沒了。但我們若真的認真去看服貿的條例,並不是這麼直接的想法。在台灣藍、綠對立的太厲害了,搞到內耗,但這一代的學生,還是會被鼓動起來,心裡還是有這種恐慌。我們是5060年代的人,林非帆學運學生是70-80年代的學生,想法會有不同、立場也會也不同。

黃彩蓮老師接著說,我們應該好好愛惜我們的國家—台灣,因為他真的很自由,又民主。不知道大家還記不記的茉莉花革命?最近大家都知道立法院被攻佔了,大家都知道這個新聞,其實我很擔心。因為我看過敘利亞難民的由來,也就是茉莉花革命,在非洲的突尼西亞一個沒有執照的小販,其在販賣水果,被警察取締,他心有怨恨就憤恨不平而自焚,結果引起一群年輕人在facebook串聯,結果造成了敘利亞內戰,後來又造成了阿拉伯之春,若沒有臉書的串聯就不會發生內戰了,這些上人在早會時也有提到過。因為阿拉伯人大都是國王、獨裁統治,它們要民主,但不要基礎,像埃及、突尼西亞…,大約有十幾個國家,最後敘利亞翻不過來。敘利亞本來是反抗軍在反抗政府的獨裁,打到現在是反抗軍在打反抗軍,又與政府軍打,結果打成一團,所以大家都逃出來了。我若不說,大家可能都不知道,他們的政府軍非常的無所不用其擊,又不要它們百姓逃出去,就在邊境處收買游擊手,躲在看不見或高處的地方,只要他們的國民要逃出去就將他們射殺。不知道大家有沒有聽過當地一則新聞,有一個懷孕的婦女被射殺了。但很幸運的,邊境的醫師趕快動手術將胎兒請救回來,有人將其收養為孫女的故事,真的非常的有愛心。阿拉伯不是一個很和平的國家嗎?為何會作如此激烈的動作呢?後來我個人追究認為,就是萬法為心造,一切都是心。有再好的法,有再好的宗教,你的心不定就會造成這種危害。

卓麗貞老師則說,剛剛老師們在分享荷爾蒙,像我們在做研究也是一樣,是跨領域的,你可能針對研究類固醇是好的,你可能就會一直往好的推論;若研究壞的,就會一直往壞的這邊推論。但以類固醇、荷爾蒙來推,過多當然不好,但當你在過敏時,還是要用到類固醇,否則無法將其壓下來,甚至會致命。因此就如同作者講的,不要看到局部,要看到整體,這真的很重要。不要都只以個人專業來論斷,而是要看大體及其他人的相關研究,這樣統合起來比較客觀。剛剛大家也都在談反服貿,我對於文章中的兩句話真的寫得很好,可以使用在這次服貿的狀況上,讓那些人看一看(此時大家又再一次哄堂大笑)---「若看局部,我們會築牆,若看整體,我們會築橋。」築牆或築橋來自於我們的視野,也來自於我們一念之間。我們必須傾聽別人,然後找到與別人的共通點,這是築橋的第一步。不過,我覺的決策的過程一定要民主,而且上課時老師若講這個議題真的要很小心。因為曾有學生跟我反應說,有某某老師上課一直都在反服貿,學生覺得很反感,因為每個人有每個人的意見。

賴美祈老師則說,我呼應一下淑玲老師剛剛講的。我發現有時候應該多站在別人的立場多多想一想,的確很多事情就在一念之間。我印象很深刻的就是這學期的兩個TA,上學期期末建議他們一起吃飯,TA甲就說,我與TA乙不熟,而且聽說TA乙怎樣怎樣。因此,我就覺得說我們在看人與事情的時候,很容易就只看到他的局部,其實在還沒有看到他的時候,就已經築了一道牆。因此人與人之間的互動之前,可能應該要先認識他,再去給他相關的東西,而不是在還沒有認識他之前,就築了一道牆。因此,我覺的在老師與學生之間,應該要多了解,才能解決一些不可思議之問題。也呼應一下服貿之問題,大家都在找不到工作之下的一種恐慌所造成的意識形態所形成的一些對立。

李娟娟也再次發言,有一則情人節的笑話。很多人在情人節時想找個情人,而沒有情人的人則會組成一個團,因此有人就笑說,那掃墓時也要找死人陪嗎?其時,不要以為單身的就沒有事情做,單身的人其情人節有單身的事情要做,而且有很多的事情你可以去做的,不要只從你的角度去看,因為即使沒有人陪時,你也可以自己一個人過。

王錠堯老師也再次發言說,這是時間點的問題。年輕時覺得自己一個人很無聊,但是等你結婚生小孩後,哪一天老婆小孩突然有一個星期出國了,你會覺得很輕鬆(此時大家又再一次哄堂大笑)。卓麗貞老師則好奇的問王錠堯老師,你結婚了嗎?王錠堯老師則答說:有。天賜老師則再補充說,但也不能出國太久,最好只有5天,否則不見太久了,也會覺得不舒服,也會想對方。

翁仁禎老師也再次提到,學運的年輕人擔心他們的前途,擔心他們的22K。我覺的關於22K的事情,政府應該做一些事情,以前衛福部應該做的事情卻沒有做,行政院的物價督導該做卻沒有做,例如,原物價漲了,則其他東西也都漲了;但是當原物價跌了,則其他東西卻沒也有跌。事實上,這些都是因為行政部門沒有督導所造成的後果,造成商人獲得M極化的社會,獲得巨大的利益,卻不願意分享給員工,讓年輕學子生活如此痛苦。

    最後,黃彩蓮老師也再次分享,並做為結語分享。我記得何懷碩先生在《孤獨的滋味》這本書裡面曾經說過:「我們應該尊重自己、看重自己,但不能要求這個世界要以我為中心。」現在台灣的教育為了矯正過去對個別特質與獨立思考能力的忽略,所以不斷強化個體的自主性,並鼓勵大家要勇敢的追求自我,這樣的用意原本是很好的,可是矯枉過正的結果,卻可能讓我們常常以自我為中心,不但漠視了別人的需求,甚至不大願意為了成就整體而稍稍調整自己、委屈自己,就如同作者在文中所引用的那句話:「若看局部,我們會築牆,若看整體,我們會築橋」,他認為「築牆或築橋來自於我們的視野,也來自於我們的一念之間」,而這裡所說的一念之間,我想指的應該就是我們在看待事情、處理事情時的胸襟,也就是說我們願不願意試著將自己的需求與別人的需求、整體的利益做聯結,找到一個更好的互動關係與態度,而有了視野與胸襟之後,我們才可能共同去成就整體的未來與榮耀。

 

l  閱讀書籍資料

書名:給自己最好的禮物:李偉文最想與你分享的60句話

作者:李偉文

ISBN 9789571358703

 

l  附註

 書名:給自己最好的禮物(部分與全體)

在西方啟蒙時代後,曾經對唯心論或唯物論有過冗長的爭辯。後來,機械論(也就是將整體拆成一部份一部份來研究)促成現代科學突飛猛進,包括現今民眾最關心的健康、醫療以及食品的營養成分,也都是在¬¬¬「控制變因」下,研究一個又一個元素。

可是,諾貝爾化學獎得主麥克林認為生命在本質上是雜亂的、複雜的、互相糾結的,而且經過動物或人類內在的生理和精神狀態,與外在環境永不止地妥協所達成。她也很感慨,為什麼「看法」和「信心」這樣抽象,在腦中難以定位的東西,卻能驅動分泌像可體松這樣實際的東西,進而發生變化。

其實遠在兩千多年前,亞里斯多德就說過:「整體多過部分的總和,整體不等於部分的總和。」所以我們不能靠分析某些東西部分的性質,就來推論整體。

不過,部分與整體到底有何關係?是否如同鈴木大拙描述身體與心靈的關係,既為二,亦為一?

我很喜歡愛因斯坦所講的一段話:「人是整體的一部份,我們稱這個整體為宇宙,以為自己是跟其他部分分離的。這是種意識的錯覺,這種錯覺是箝制我們的牢籠,把我們束縛在個人欲望裡,只對少數親近的人懷有感情。我們的任務應該是擴大我們的同情心,擁抱所有生命以及所有大自然的美好,將自己從牢籠中釋放出來。」

除了將自己有限的生命融入宇宙更宏偉的存在之外,在信十人生哩,我們如何將個人與他人做連結?在種族、宗教紛爭不斷,意識形態對立的時代,這恐怕是非常迫切的問題。

有人這麼說過:「若看局部,我們會築牆,若看整體,我們會築橋。」築牆或築橋來自於我們的視野,也來自於我們一念之間。

我們必須傾聽別人,然後找到與別人的共通點,這是築橋的第一步。

真正傾聽不只是聽到別人表面上所說的,還要聽到他沒說出的情緒,比如恐懼、欲望或憂慮,同時也必須站在他的立場、他的角度,設身處去傾聽。然後還要聽出他內在的神性─人類普遍對善與靈性的崇高追求。

當然,真正傾聽不容易,但是絕對值得我們耐心地學習。

 

 

活動照片